當前位置:創業 > 正文

2019:這一年創業公司太難了

2019-12-26 09:33:22  來源:界面

11月26日,在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半月灣的一處辦公室內,50多位來自軟銀被投公司的CFO及其他高管們正襟危坐,等待著來自軟銀集團董事長兼總裁孫正義的最新訓導。

由孫正義募集并管理的愿景基金剛剛遭遇了一場重大挫折,其重倉的超級獨角獸WeWork剛剛結束了一場狼狽不堪的失敗IPO之旅。不足10個月時間內,這家美國私募市場估值最高的明星公司從470億美金一路掉落至70億美金,其魅力超凡的創始人亞當諾依曼則被趕出了公司。

“現金流是唯一重要的東西。”在一段預先錄制的視頻中,孫正義反復向高管們強調這個觀點。“忘掉炒作吧,我從最近的事件中學到了很多,GMV、收入或者用戶數量這些都很難證明正確。所以不需要我再重復了吧?公司估值是多少?就是穩定狀態下現金流的倍數。”

考慮到在過去兩年中孫正義習慣于一擲千金的投資風格,這樣的轉變很能夠說明他在WeWork上栽了多大的跟頭。

中國社交電商淘集集創始人張正平應該會期望能早點聽到這樣的忠告。這家在去年底曾拿到老虎基金和DST等一線美元基金的初創公司,夢想著成為第二個拼多多,靠著激進的營銷和補貼迅速做高交易額和日活用戶數,最終卻陷入資金鏈斷裂困境中,直至宣布破產。

張正平曾四處找錢,一度迫切希望能被阿里收購。不過過去幾年里被無數風口輪番傷到的投資人已經不愿或無力再砸錢賭一個危險的商業模式,而即使不差錢的阿里也已收緊了戰略投資的錢袋子。

“如今,世界已經改變了。”孫正義說到。無人再愿意接盤的淘集集大概可以作為這句話的一個注腳。

錢更少了

從去年三季度開始,錢荒就在一級市場蔓延。寒冬早已不是新話題,只是沒有人想到會持續如此之久。

一家AI初創公司創始人告訴界面新聞,公司從年初就開啟的一輪融資到現在,仍然沒有最后敲定,而按照原來的市場狀況最多幾個月就能融資成功。

初創公司們尋求融資的估值預期也隨著市場變化不斷向下調整。一家管理資金規模80億人民幣的VC合伙人告訴界面新聞,其被投公司中有38家公司今年進新一輪融資,原來會期待每年估值翻番,數據好的甚至期望翻三五倍,但今年最多就漲了30%。

IT桔子數據庫顯示,截至12月6日,2019年關閉的公司有327家,與去年全年倒閉458家相比。雖然數量上有所減少,但今年值得關注的是,更多已經具備一定市場影響力的頭部公司也倒下了。

除了淘集集外,估值50億元人民幣的熊貓TV在今年3月份因無法融資宣布破產,其創始人王思聰被限制消費。1月份,曾估值10億美金、在上海地區市場占有率達到30%的二手房交易平臺愛屋及烏被曝官網、App停止運營,走完了從明星到倒閉的短短5年歷程。

進入12月,更多生鮮社區電商爆雷的消息接連不斷。這個行業曾在年初掀起一波小風口,然而不到一年時間也已一地雞毛。獲得晨興、高瓴等一線機構投資的呆蘿卜宣布關閉杭州中心,App上的商品全部下架。隨后,吉又鮮、妙生活等生鮮電商等接連出現融資失敗、裁員、關店的消息。

大批人民幣基金在寒冬中都倒掉了,這導致大批創業公司拿不到救命錢。“現在市場上的錢感覺上至少少了30%,人民幣基金會少得更多。”熊貓資本合伙人毛圣博對界面新聞說。投中數據則顯示,一級市場的投融資金額已經在不到六個季度內跌去了六成。

華創資本合伙人熊偉銘透露,因為缺少資金,一些在市場上品牌還不錯的人民幣基金,已經把團隊整體撤掉,合伙人也不再投新項目,只賺管理費。

缺少資金的不止是風險投資機構,曾經在一級市場極為活躍的阿里、騰訊也開始大幅收緊投資的數量和規模。

據Dealogic數據,截至12月16日,2019年阿里共參與37宗交易,總金額125億美元,而2018年阿里參與了70宗交易,總金額為547億美元。與去年相比,阿里的投資數量下降47%、投資金額更是下降約77%。另一位一級市場大買家騰訊,今年以來參與了72宗交易,總金額159億美元。比2018年投資數量同比下降22%,投資金額同比下降55%。

這意味著,靠融資燒錢擴張,而自身沒有造血能力的初創公司越來越難以拿到投資機構或者大公司戰投部門的錢了,而這樣的狀況在未來一年內或許還將持續。

泰合資本調研了30多家頭部投資機構在未來一年的投融資策略,包括戰投、美元和人民幣機構。調研結果顯示,只有14%的機構表示他們在未來一年的投資策略會更活躍,有57%的機構表示會進一步收縮,還有29%會維持現有的節奏。

尋找next big thing

“比資金荒更嚴重的是項目荒。今年沒有看到什么真正意義上的好項目。”相比于募資難,對毛圣博來說,過去一年中感受最深刻的是項目荒。市場上新增初創公司的數量在急速減少——今年新成立1700多家新經濟公司,僅為去年兩成左右。

與絕大多數人感受不同的是,從數量上來看,今年實際上是一個中企IPO大年。截至第三季度,全年已經有22家互聯網企業完成上市,這個數字甚至比2018年全年總和還要多。

如此多的IPO項目,但存在感卻不強,遠遠弱于2018年。去年,美團、小米、拼多多等明星公司的IPO備受市場關注,這些公司的市值也多在百億美金量級。而今年上市的企業,比如云集、斗魚、網易有道等,大多數市值在十億美金量級,有的甚至僅在幾億美金。

這種境況反應了毛圣博從2015年起就感受到的一個事實——移動互聯網創新已經接近尾聲,進入擠牙膏階段,越往后越難。“往回看的話,過去5年就只擠出來了一個拼多多。”

毛圣博于2010年進入風險投資行業,最初在啟明創投,投出了Face++、七牛云等科技公司,是啟明創投最年輕的副總裁之一。2015年,他與另外三位合伙人共同創立熊貓資本。這只年輕的早期投資機構因投中了摩拜單車這個明星項目迅速為市場所知。

“現在都搞不清互聯網之后next big thing是什么,沒有答案。”在毛圣博看來,每個大平臺都會有承載的硬件,比如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分別對應著PC和手機,但現在手機的創新已經進入瓶頸,下一代硬件卻還遲遲沒有出現。

這難免令他懷念2010年之后開啟的一輪移動互聯網創業熱潮。毛圣博做技術出身,他認為創業就像函數一樣,“以前有GPS、WIFI、觸控屏幕,這些組合在一起就可以玩出各種花樣。摩拜本質上就是自行車加上傳感器。但現在的局面是,輸入參數很少,輸出必然也不會豐富。”他說。

所有風險投資人都在渴望下一個平臺級機會的到來——人工智能曾是他們押注的行業之一。2016年,以AlphaGo戰勝韓國圍棋九段選手李世石為標志,人工智能技術在全世界范圍內掀起一輪創業和投資熱潮,資金和人才迅速涌向人工智能領域,就像曾經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發生的一樣。

孫正義是所有人中最為矚目的支持者,他所募集的千億美金規模愿景基金就將絕大部分資金投向人工智能。孫正義在各個場合宣揚,AI會重新定義一切,各行各業、生產方式甚至人們的生活方式。

但三年過去,人工智能的落地進展并不如當初預期的樂觀。

“現在大家發現,人工智能可能不太像是互聯網一樣能夠改變生產關系的技術,更像是工具,只不過原來是自行車,現在變成摩托車跑快了點,但干的還是一樣的事。”在位于華貿中心四層的辦公室內,熊偉銘反思說,但他隨即又話鋒一轉,“也許到強人工智能,可能又不一樣了。”

有些出乎意料地是,過去主要看面向消費端創業項目的毛圣博今年將絕大部分精力用在看AI項目。他認為在泡沫過后,人工智能現在才真正到可以落地的時候。今年,他投了一家以AI技術幫助藥廠做新藥研發的公司,以及一家以AI技術提供呼叫中心服務的公司。這兩個公司的共同特點是,直接向企業客戶提供產品或服務收取費用,商業模式清晰,現金流穩健。

“你認為AI可能誕生百億甚至千億美金的公司嗎?”對于這個問題,毛圣博的回答是,“投資人也要靠天吃飯,沒有大浪,只能找中浪,反正就找當下最高的浪。”

這次不一樣

如果以2009年創業板開閘作為國內風險投資、私募股權行業發展的起點。過去十年,這個年輕的行業實際上已經歷過多次周期。

2008年到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機、2012年A股IPO暫停一年,以及2016年為治理股災,監管要求在多個行業暫停并購、上市等資本運作——每一次調整都會帶來一級市場投融資金額下降,與此同時,寒冬似乎是個每隔三五年都會重來的壞天氣。在寒冬過后,新的繁榮還會繼續。

圖片來源:泰合資本

圖片來源:泰合資本

這次會不一樣嗎?這次可能真的不一樣。

泰合資本合伙人蔣科認為,過往幾次周期,更多是由于政策或者二級市場帶動,但這次的影響是結構性因素的疊加。

從宏觀環境看,國內經濟告別了過去二十年的高速增長,進入新常態,產業到達更替的拐點。過去國內的創業創新主要來自C端,是以消費端為主的模式創新,其中誕生出大量獨角獸公司,包括像阿里巴巴、騰訊這樣世界級的互聯網巨頭。但現在,這些曾經的全球化紅利、改革紅利和人口紅利都不復存在了。

“本次下行是由前所未有的結構性因素為主導,配合資本市場周期性因素放大的結果。中國的一級市場已經告別了增量年代,進入了存量博弈的年代。”蔣科說。

正如孫正義所說,世界已經改變了。不止創業者群體在擠泡沫,投資人群體也要擠泡沫。

過去十多年來,華山資本(Westsummit Capital)創始合伙人楊鐳一直中美兩地穿梭。他做的事情是將硅谷的技術公司帶到中國市場。談及過去兩三年國內的資本泡沫,楊鐳有些郁悶。他告訴界面新聞,2015年,硅谷曾涌入大量國內資本,導致項目和人才的價格被炒得很高,一度擾亂了市場,也令硅谷企業對中國資本產生了負面看法。

“在硅谷,投資人是一個嚴肅且門檻很高的頭銜,但在國內似乎什么人都可以成為基金合伙人。”楊鐳說。

2014年,雙創熱潮中,國內創投市場迎來繁榮期,大批年輕投資人開始踏入這個行業,隨后O2O、VR、共享經濟、無人貨架,一級市場的新概念層出不窮,市場資金寬松疊加股市指數不斷創新高,在樂觀的情緒中,無數新項目涌現。

但從結果看,過去五年中真正誕生的大公司屈指可數。絕大多數移動互聯網的大魚,如美團、頭條這樣的公司早在2010年左右就已經存在。這意味著,過去五年間,一級市場資金的使用效率是極其低下的,大量投資機構和創業者都在這個過程中淪為炮灰。

“當你投機的時候,如果產生了效益,就會更加投機。投資人也是一樣,如果一級市場得到二級市場的正向反饋,就會造成投機被鼓勵。”回顧過去創投市場的瘋狂,毛圣博說,“我希望行業能回歸到價值投資。投資人能夠按照自己的方法論,去投資自認為好的企業。”

出路在何方

世界變了,創業者和投資機構的出路在哪里?科技創新或是方向之一。

6月份,備受關注的科創板正式開板,在上市條件、交易規則、發行定價機制上作出制度創新??苿摪鍙娬{企業的“科創”屬性,擁有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創企業將被優先推薦上市。同時,科創板還允許未盈利、紅籌、設置差異化表決權的企業上市。

這是國內資本市場鼓勵企業進行科技創新的制度紅利之一。

楊鐳告訴界面新聞,今年在與企業、投資機構交流時,明顯感受到技術類公司的關注度變高很多,“從地方政府、到企業家再到投資機構,幾乎所有人都在關注用科技提高生產效率”。

一家華山資本投資的科創企業深迪半導體在今年找到機遇。深迪擁有一項陀螺儀技術,該技術可應用在消費品的導航系統中。此前這家企業因為規模較小,客戶也多是小企業。但今年因為已經有華為這樣的大企業開始找到深迪,期望能加強雙方合作。

熊偉銘2005年開始進入風險投資行業,在華創資本之前,曾任美國中經合集團合伙人,幾乎是國內最早一批風險投資家。在他看來,盡管現在是所謂的創投寒冬期,但已經比2005年的市場情況要熱鬧太多。

“市場整體還是挺好的,只不過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經歷。”熊偉銘說,馬上他就準備帶著投資意向書,飛到圣地亞哥拿下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在預審會上還處于技術研發階段,但已經估值2.4億美金,拿到7個投資意向書。

由于消費者端巨大的市場機會,過去底層技術類投資在中國創投市場并非主流。但現在由于內外部環境的變化,技術類投資開始進入主流投資機構的視野中,同時也帶來了全新的挑戰。

在互聯網時代,評估企業價值有DAU(日活用戶數)、PV(頁面點擊量)、CPM(千次展示費用)等指標,已經有一套成熟的估值體系。但現在與技術創業者談論的都是算法、論文和效率,完全是一種不同的話語體系。

而科學家又是另一種生物,其行為方式和成就感與普通創業者不同,到底具備什么特征的科學家能夠成為成功的創業者?投資人又需歷經一輪篩選和辨別。

“這個領域正在摸索著建立一套新的審美標準。人和事的判斷標準都要重新來過。”熊偉銘說。

如果說風險投資家和創業者們有什么群體性特征,樂觀肯定是其中之一。孫正義的好友、優衣庫創始人柳井正曾經評價前者,“不順利的事情接連不斷,100次里只要1次能順利進行,我們都是那種‘說不定這次能做成’的人。”

對于技術創新多久能誕生下一個平臺級機會,毛圣博態度樂觀,“人類社會總歸在向前走,信息的演進速度理論上在不斷加速,未來幾年肯定會有所突破,下一個平臺也許會很快出現,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而已。”

熊偉銘則對界面新聞講了一個故事:在人工智能到來之前,英偉達不過是做游戲顯卡的小公司而已,直到2016年隨著VR和深度學習的崛起,其主要產品GPU的市場才變得極具想象力。由于在人工智能領域占據統治地位,過去三年內,英偉達的股價漲了八倍,最新市值達到1400多億美金。

“大機會沒有來,我們先抓住小的,小的也可能會在未來一天等到它的大機會。”熊偉銘說,“就算偶爾悲觀,我們這個行業整體還是很樂觀的。”

(界面新聞記者伍洋宇對此文亦有貢獻)

推薦閱讀

360周鴻祎:要做“賦能者”

2019年,是產經人物新老交替的風云之年。9月10日,馬云在退休儀式上高歌我想要怒放的生命;王石則在退休后表示要帶動社會、啟發他人;同樣曾 【詳細】

時空是如何運作的?誰發現了時空?

北京時間12月2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時空(時間-空間)結構是三維空間與四維時間相結合的概念模型。根據目前最好的物理理論,時空解釋了 【詳細】

波音“星際客機”首飛失利, 返航著陸不能再出錯

波音公司的星際客機(Starliner)即將結束它的首次空間站之旅,但它并非是凱旋而歸。周五(20日),這架載人航天飛船進行了首次不載人飛行測試 【詳細】

FCA向汽車工會提交不裁員“保證書” 合并后的40萬員工會得到保證

隨著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公司(FCA)和標致雪鐵龍汽車公司(PSA)宣布具有約束力的合并協議簽署完成,而二者產能過程的問題也擺在桌面上。據瑞銀 【詳細】

環保潤滑油:嘉實多堅持用創新科技助力可持續發展

隨著全球環保意識的不斷增強,國家對于可持續發展的環保要求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這從提前實行的國六排放標準中就可見一斑。在超過12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360彩票导航走势图